穗牧

踩着路灯的光晕跳起踢踏舞,不用镁光灯的拥戴,静听脚尖落地的声响,短暂失明也不会惊慌。

今晚月色真美
八百年前看英语翻译时候看到过的话
在一个极不愿意的情境下想起来
人脑内究竟有多少记忆可以沉睡
感念只在低谷里出现的人
大概真的是上面派来的使者
他自己是不自知的

评论